<

主宰盛世

时间:2019-06-30 17:26:51

第一章  白貂
       
    天色陰沈,滾滾黑雲壓在上空,明明是正午卻暗的像黃昏一樣。
   
    崔廣剛踏進門檻,珠子大的雨點就劈裡啪啦的下了起來,身後的奴僕趕忙過
來問到“國公爺,這雨下的忒大,要不給娘娘的屋子上蓋個防水的皮衣吧。”
   
    剛剛而立之年的崔廣點了點頭,“娘娘現在懷著龍胎,不要出現一點意外。”
   
    奴僕領命而去,崔廣慢慢踱進裡屋,屋子裡兩個可人的侍女行了個禮,崔廣
揮揮手,倆人退了出去。
   
    崔廣看向坐在屋子中間撐著下巴看雨的宮裝女子,女子不過十五六歲年紀,
肚子卻有著明顯的隆起,但懷孕的身形也不能掩蓋女子窈窕豐滿的身材。
   
    女子轉過頭來看著崔廣,修長的眉毛下麵是一雙美麗的丹鳳眼,翹挺的小鼻
子有些泛紅,櫻唇嘟著,不滿的瞪著自己的哥哥。
   
    “臣崔廣見過娘娘。”崔廣恭敬的行禮,始終保持著臣子的禮節。
   
    “怎麼,現在軟起來了,剛才是誰強行讓我進屋的”黃鸝般清脆的聲音響起
來,不滿的質問著。
   
    “回娘娘,下雨天涼,現在娘娘懷著龍胎,最好是待在屋子裡避雨”
   
    “真是的,一個個都這樣……”女子嘟囔著,懷念起小時候和哥哥在雨裡玩
耍的情景,自從進宮後這些都沒了,哥哥和父親的態度也轉變了許多。
   
    “唉……”女子歎了口氣,她也知道原因,當今聖上雖是明君,把一個偌大
的王朝治理的蒸蒸日上,但後宮裡卻很不安寧。
   
    現在聖上年老,前幾天體弱多病的太子又差點被廢,其他的皇子要不體弱要
不庶出,要是自己生出來的是個龍子……
   
    想到這裡,女子的眼神也不禁熱烈起來,知道自己懷孕後她立刻就以省親的
名義回到崔家的莊子裡,就是為了防止其他的人對自己死歹心。
   
    自家也十分重視,就連自己的哥哥都跟著自己防止發生不測,但天有不測風
雲。
   
    前幾天東宮裡被發現藏有兵甲,要不是太子跪在聖上面前一邊咳血一邊喊冤,
皇后也求爺爺告奶奶的找人求情,這個太子能不能當還另說。
   
    只要是個男孩,只要是男孩,女子熱切的看著自己的肚子,想像著自己以後
的生活與權勢。
   
    崔廣看著自己妹妹低頭熱切的看著肚子,就知道她心裡想著什麼。他微微一
笑,其實他們崔家想的也差不多,憑他能家的權勢,只要這個男孩健康……
   
    崔廣長出一口氣,不去想那些事情,當下最重要的是保護好自己的妹妹,來
之前父親也囑咐過了,誰出事都行,只要自己和妹妹沒事,多大的代價都能付出。
   
    只是……崔廣看著屋外磅礴的大雨皺著眉頭,國本之爭啊,那些妖魔鬼怪也
忍不住了,要是聖上壯年時期誰感冒個頭……
        
    “娘娘好好休息吧,其他事情就讓臣來處理就行了。”崔廣恭敬的說到,然
後沖女子身邊的高挑侍女點了點頭,侍女回禮後崔廣緩緩退出房間。

          ——————————————————————
   
    夜晚,外面的雨已經小了很多,雨點滴滴答答的落在青石上,崔婉婉就著蠟
燈捧著一本玄怪異志無聊的翻著。
   
    “婉娘,我想吃東西…”崔婉婉一臉渴望的看著身邊的侍女。
   
    婉娘自小就服侍著崔婉婉,對她的性子瞭若指掌,自然不會著了他的道。
   
    “娘娘還是睡吧,現在後廚也沒什麼熱菜,吃了對身體不好,尤其您還懷著
龍胎。”高挑的侍女走過來為女子揉了揉肩膀。
   
    聽到龍胎二字,崔婉婉也正經起來,剛想起身去睡覺,門口響起了扣扣的敲
門聲。
   
    “什麼人!”婉娘一雙美目盯住了門口,上前一步把崔婉婉護到了身後。
   
    “那些太監和侍衛呢!”崔婉婉也是緊張的看著門口,玉手抓著婉娘的衣襟。
   
    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條縫,冷風灌進來,吹的燭火搖搖擺擺,屋子裡也明暗
不定。
   
    婉娘迷起眼睛,死死盯住門縫,一道白色的身影閃進來,嗚嗚的沖二人叫了
幾聲。
   
    “是條白貂啊!”崔婉婉先是嚇了一跳,等看清楚之後又起了興趣,邁步就
想去摸一摸。
   
    “娘娘稍等…”婉娘止住崔婉婉,沖著門外大喊“王公公!”
   
    “老臣在!”門外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聲音能明顯的聽出來是由遠及
近,足顯這位內臣的功力。
   
    “臣王國忠參見娘娘。”   
    
    “你且進來。”
   
    “是。”
   
    老太監低著頭走近屋門,一眼就看見了門口的白貂。
   
    “咦?”國字臉的老太監眼中精光一閃,右手呈鷹爪狀,一下就把那只白貂
抓在手裡,拇指的指甲抵在白貂的喉嚨上。
   
    這時候,老太監後面才傳來啪嗒啪嗒的腳步聲,這是幾個撐著傘的年輕小太
監。
   
    王公公沒去理那些姍姍來遲小太監,眼睛一直盯著手上的小生物,翻來覆去
的看了好幾遍。
   
    “王公公,娘娘的意思是留下這貂做個玩物,你看……”婉娘走過來,為老
太監撐了把傘。
   
    “使不得,使不得。”老太監一看婉娘親自為自己撐了把傘連忙推辭。
   
    “哪裡,這一路上多虧您盡心照顧,要不說不準會有什麼事呢。”
   
    “只是分內之事罷了,婉姑娘不必如此。”
   
    二人推辭一番,其實隨便的一個妃子侍女老太監也不用如此謙讓,但誰讓人
家侍奉的娘娘姓崔呢,而且還懷著孕,聖上老來得子,不知道會有寵愛呢,如果
要是個男孩……
   
    想到這裡,老太監又彎了彎腰,想了想,慢悠悠的對婉娘說,
   
    “應該沒問題,既然娘娘喜愛這貂,咱家也不阻攔,只是這貂兒正懷著孕,
怕是性子有些暴躁啊,”
   
    婉娘皺了皺眉,“那怎麼辦?”
   
    老太監哈哈一笑,“其實婉姑娘不必擔心,這母貂靈的很,咱家估計剛才是
有東西追這貂,它不得已才跑到娘娘這裡來求助。”
   
    老太監鬆開白貂,那貂刺溜一下就跑到婉娘肩上,烏溜溜的眼睛害怕的看著
老太監。
   
    “那真是謝謝王公公了。”婉娘笑了笑,摸了摸貂兒光滑的皮毛。
   
    “不敢當,不敢當,要是沒事,咱家這就不打擾娘娘休息了。”老太監拱了
拱手,轉身離開了院子。
   
    老太監剛離開院子,就有個小太監過來恭敬的說“乾爹,國公大人請您去議
事。”
   
    “嗯?”老太監看了小太監一眼。
   
    “國公爺剛剛徒手劈死了一隻碧眼花斑豹,那畜生直奔娘娘的院子,國公爺
想知道娘娘院子裡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東西啊……”老太監回頭看了看崔婉婉住的院子,“那個白貂兒,可不是
什麼簡單的東西啊。”老太監心裡想著,讓小太監撐著傘,向崔廣的院子走去了。
    
              ——————————————————
   
    “娘娘,王公公同意了”婉娘輕輕把門關上,那白貂看到崔婉婉,輕輕一躍
跳到桌子上,抬著頭看著面前的女子。
   
    “哦。”崔婉婉隨意的回了一聲,伸出玉手撫摸著貂兒的皮毛。
   
    白貂眯起眼睛,舒適的伸展著身體,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看來這貂兒很喜歡娘娘呢,”
   
    “當然。”崔婉婉用手指揉著白貂的肚子,白貂也轉過身來,把柔軟的肚子
肚皮露出來。
   
    “對了,娘娘,這貂兒可也懷著孩子呢。”婉娘細心的提醒著。
   
    “是嗎,它也是要當母親的人了啊”崔婉婉像是找到了同類似的,手上也輕
柔了許多。
   
    “娘娘,該入寢了。”婉娘看見崔婉婉打了個哈切,溫柔的提醒到。
   
    “嗯,”崔婉婉一臉疲倦,但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立刻精神起來,“婉娘,
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就跟從前一樣。”
   
    “跟從前一樣嗎……”婉娘俏臉一紅。
   
    “嘻嘻,你知道的。”崔婉婉倒是很興奮。
   
    婉娘紅著臉給崔婉婉脫下衣服服侍她上了床,“快點,婉娘。”崔婉婉催促
到。
   
    本來婉娘的小床是擺在外屋,崔婉婉的床擺在裡屋,晚上睡覺也是各自睡自
己的。
   
    婉娘先吹滅了燈,然後在黑暗中窸窸窣窣的脫下了自己的衣服,爬到了崔婉
婉的床上。
   
    崔婉婉感覺到一具涼涼的身體鑽進了被窩,然後她興奮抱住婉娘,一隻手抓
住婉娘胸前的飽滿揉了起來。
   
    “啊……娘娘……輕點……明天還要趕路呢……”婉娘小聲的說到。
   
    崔婉婉另一隻手劃過婉娘光滑的後背,拍了拍婉娘的翹臀,中指伸到婉娘粉
嫩的菊花處向裡面輕輕按著。
   
    婉娘則伸手揉著自己的小穴,崔婉婉涼涼的手指插進自己菊花的感覺讓她興
奮不已。
   
    “唔”崔婉婉堵上婉娘小聲呻吟的嘴,香舌撬開牙關,挑逗著婉娘的舌頭,
婉娘口腔分泌的津液也被她一口口舔走。
   
    二人的津液從嘴角處流下來,無論是崔婉婉還是婉娘的俏臉上都有一道淺淺
的水痕,二人的枕頭也濕了一片。
   
    “唔……唔……”婉娘緊閉著眼,身體顫抖了幾下,然後癱軟在床上。
   
    “你知道的……”崔婉婉更加興奮起來,這時候外面的雨已經停了下來,皎
潔的月光從窗戶照進來,二人能清楚的看見對方。
   
    婉娘從被窩中伸出手來,手掌上粘粘的一片液體,在月光照耀下閃著銀光。
   
    “啊嗚…”婉娘伸出香舌,跟小貓喝水一樣,吃著手掌上的淫水。
   
    崔婉婉看著這淫靡的一幕,呼吸粗重起來,臉上也泛著紅暈。
   
    “婉…婉娘…”崔婉婉盯著婉娘,“我要你舔我下麵…”
   
    “娘娘…我……”婉娘則想拒絕…
   
    “婉娘!”崔婉婉加重了語氣。
   
    “……”婉娘沈默了起來,畢竟自己只是個奴婢,婉娘試圖說服自己。
   
    婉娘默默的反轉了下身子,現在她面前就是崔婉婉濕潤的小穴。
   
    崔婉婉粗暴的用大腿夾住婉娘的臉蛋,婉娘則順從的舔了起來。
   
    “額……嗯……”崔婉婉雙手緊抓著婉娘的翹臀,把紅紅的臉蛋埋在婉娘的
大腿之間,嗅著婉娘身上的香味。
   
    一波波的淫水從崔婉婉的蜜穴中湧出,婉娘默默的吞咽了下去,雙手輕輕揉
捏著崔婉婉的小屁股。
   
    “啊……婉娘……呃……”崔婉婉大腿夾緊了婉娘的腦袋,屁股聳動了幾下,
粘稠的淫水就從小穴中流了出來。
   
    婉娘張大了嘴,一口含住流水的小穴,捲動著舌頭把淫水吞進肚子裡。

               —————————————————
   
    二人身子上都出了細密的一層汗,但兩人都沒有心思去擦拭,崔婉婉打了個
哈切,抱住婉娘就睡了起來。
   
    婉娘看了看這張自己從小看到大的臉,歎了口氣,輕輕吻了下崔婉婉的額頭,
也閉上了眼睛。
   
    二人都沒有注意到,在屋中間的桌子上,一隻白貂在津津有味的看完這場激
情後也人性化的打了個哈切,然後蜷縮在剛做好的小窩裡睡了起來。

              ——————————————————
   
    弘德二十七年冬,淑妃崔氏產一男嬰,時天降異像,紫氣東來,並有龍吟之
聲,帝大悅,封燕王。

              ——————————————————
   
    “生了,生了!”一個宮女急匆匆的走向涼亭,亭子裡坐著一個女子,正抱
著一個嬰兒挑逗著,旁邊一個高挑的侍女面帶笑容看著母子二人。
   
    “怎麼,那貂生了什麼?”婉娘上前一步,問起白貂的情況。
   
    “呼……那貂兒生了個母的,醫官說新生的貂現在看不出來,但長了毛後全
身上下都是紫色的,挺稀奇的。”
   
    “哦,紫貂嗎。”崔婉婉抬起頭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之後就繼續低下頭逗
孩子。
   
    “她怎麼還不膩啊……”嬰兒無奈的想著,繼續傻呵呵的樂著,逗自己母親
開心。
   
    “看來是回不去了,但這具身體的身份真是好啊。”嬰兒暗暗想著,原來的
高樓大廈是看不見了,但是以這個身體的身份,自己應該能看見不一樣的風景啊。
   
    “娘娘,既然那白貂都有了孩子,那就讓那個新生的小貂當燕王的玩伴吧。”
   
    “行啊。”崔婉婉一口答應下來,心裡則想著剛才的封號,燕王,前幾天整
個崔家都為這個封號沸騰了,只因為當今聖上年輕時候,封的也是燕王。
   
    現在,只要這個男嬰健康,也不用資質超群,中人之姿就可,只要身體健康,
憑藉崔家的權勢,加上聖上對太子的不滿,踐極之事簡直不要太簡單。
   
    “娘娘,那白貂該怎麼辦呢。”婉娘摒退其餘人,走近崔婉婉小聲說著。
   
    崔婉婉沈默了一會,“它只不過是想找個靠山罷了,只要忠心,其他就隨它
吧。”
   
    “那其他的妖怪呢,總不能……”婉娘著急的說。
   
    “我崔家還鎮不住他們嗎?”崔婉婉不耐煩了。
   
    “要是他們有點異動,等我兒登基後……”婉娘連忙上去捂住崔婉婉的嘴。
   
    “娘娘,事情還沒定,現在可不能亂說!”
   
    崔婉婉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恨恨的嘟囔幾下,轉頭去看自己的兒子,臉
上又露出了笑容。
   
    “娘的心肝呦…”崔婉婉抱起嬰兒,親了好幾口,抱在懷裡輕輕搖晃著。
   
    “娘娘!”又一個宮女低著頭走過來,對著婉娘小聲說“燕王殿下的名字已
經有了,是陛下親自取的,叫軒明。”
   
    婉娘彎下身子對崔婉婉說了什麼,崔婉婉俏臉上露出明媚的笑容,美豔的笑
容讓婉娘也一陣失神。
   
    “張軒明嗎,真是個好名字呢,是不是啊,小軒明。”
   
    婉娘摒退了宮女,站在崔婉婉身後,也是一臉笑容的看著這對母子。

   ——————————————————
   
    “咳咳…”身著赤色常服的太子坐在椅子上咳嗽著,臉色扭曲的可怕。
   
    “太醫,快點叫太醫!”旁邊的太子妃一邊指使宮女一邊輕輕拍打著太子的
後背,臉上滿是焦慮。
   
    “咳咳,不用了,咳咳…”太子又咳嗽了幾聲,止住了太子妃的行為,“我
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沒事的。”
   
    “軒崇…”太子妃滿臉都是憂慮。
   
    
    “沒事,只是想到了我那個新生的弟弟。”太子一臉蒼白,但氣倒是順了。
   
    “就是那個封燕王的?他可是淑妃的孩子,而且剛生出來就封王了啊。”
   
    “他還小,什麼也不懂,路還長著呢,誰家孩子沒個早夭的啊。崔家,呵呵
……”太子臉上閃過猙獰的笑容。